????自泰州起,尽管已正式步入新京的势力范围,一行人却仍旧尽可能选择走较为偏远的辅道而非主干道。

????随着人与马以及驮牛脚步的迈进,跟新京的距离虽然较为缓慢,但也在有条不紊地缩短着。

????路旁的风景地貌从青知时的竹林与山岩再到高湿原的沼泽,如今演变成了里加尔出身的人有几分眼熟的植被——以高大笔直的杉树为主,灌木稀少林间空地诸多的针叶林。加之以山峦起伏的地形,恍惚间米拉甚至以为自己又回到了亚文内拉的山地。

????以地理位置而言,如今仍算是在新月洲相对靠近北部的地方。尽管夏日到来火辣的太阳使得温度较高,但所幸在目前的植被环境下,整体感觉仍旧算得上是舒适的。

????贴身且透气的甲胄外着有轻质棉麻制成的防晒外套,加以带黑色面纱防止阳光过于耀眼看不清道路的斗笠。除了因温度上升在这种地方也仍旧难免会有的蚊虫问题,行走在铺平的土路上,旅行的体验并不艰辛。

????脚下踏的这些夯实泥土铺成的简易道路有相当一部分历史都已与月之国本身同样古老。它们是过去乡民集资由村里长者牵头为方便出行而修筑的,后来村连上了村又连上了镇,便逐步形成了本地的交通系统。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这也是唯一可用的道路。

????四千年历史的月之国并非永远富足强大,在多灾多难的年间也曾一度变得缺乏对于地方的约束力。但在新京较为强盛的近代两百余年,在皇族批准下,以国土博士为首的国土局便断断续续地扩张并修复了如今南北通达的国道体系。

????这是一个耗时漫长的大工程。而其成果即便是以外来的拉曼人挑剔又以同样文明古国自居的高傲,也会在观察完毕之后只敢小声用过去的拉曼帝国基建来相比拟。

????就算是高傲的帕德罗西人,也没有那份底气说如今的帝国在道路基建上能与月之国齐平。

????和人的国道有多强?

????——在这个多山之国,南北的国道大部分地方竟几乎处于同一海拔。

????移山填湖这一词汇是这个近两个世纪的大工程施工过程的最佳写照。经由专业的国土博士规划,挖空隧道又将有高低差的地方填平。

????打下地基,铺上基石又以沥青覆盖,足足数层的道路坚固耐磨,遇上陡峭山坡还会在上方设立防护网避免这多灾多难的国度有山石崩落伤及行人与路面。

????严格把控海拔并非领头的国土博士一意孤行只为劳民伤财的死要面子。在这个多山的国家,上下坡是车马运输会遇到的常有难题。

????若是坡度陡峭,对于拉车的驮牛以及车辆本身的结构与缰绳而言都会是极高的考验。危险情况历来多有发生,以至于许多地方官员都会派专人在坡度过于陡峭的地方监督,要求商贩们将货运卸下,分几次运上。

????下坡的时候也有相同的问题,若是载重过大,人仰马翻摔成重伤的情况也不是什么意外。

????上下坡所消耗的精力,拖延的时间以及带来的额外风险一并使得国道建起之前很多人宁可绕远路走水道运输也不愿走陆路。但新月洲大地到底是山峦众多,许多城镇位于内陆地区,要前去靠近永川河流域就需要走上十天半个月,加上船舶数量有限,交通往来实在是效率低下。

365bet赔率怎么看????新京国道便是这个问题的解决方案,其中不少路段实际上也有悠久历史,只是因为缺乏修缮以及自然灾害毁坏。现如今的国道历经过几位皇帝,断断续续修建至今,已然接入泰州境内。若是理想的话未来他们甚至希望能连接至藩地,只是照眼下局势来看,搞不好多半又要停建许多年了。

????总而言之,建立起的新京国道将附近许多原有的土路辅道亦纳入管辖之中,成为一整个归纳在国土局管理保障之下的道路体系。而自泰州出发步入正式国道的范围之后,亨利一行若是选择按国道进发,实际上可以将路途缩短许多。

????平整好走而且凿山填湖以寻求最短路线的国道,所需的行进时间只比走水路略长。但若是目的地不在永川河沿岸,再算上登陆之后走陆路前往的时间,就会反过来变成走国道更短。

????如此便利的基础建设使用者自然也不会稀少,尤其是万物兴盛的夏季,路上来往旅客商贩与出行的华族和武士络绎不绝。而也正是因为这种情况,一行人才需要尽可能地避开。

????潜在叛乱者的威胁只是其一,他们队伍当中到底也有亨利等里加尔来客存在。尽管和人社会大体上来说对于南蛮访客的态度还算宽容,但人多了任何事都有可能出现变数。国道日日夜夜都有陌生人从身边经过,哪怕全天用黑纱斗笠遮着脸庞,也终归会引起怀疑或是不慎露馅。

????但脱离便利的国道体系也并非明智之举,最终一行人所选择的方案便是从国道旁边的辅道前行。

????辅道最初是乡镇间自建的土路,但在国道修建之时需要道路运输石材等物资,因而也进行了一定程度上的修缮平整。

????国道建成以后在这个基础上又被进一步扩充维护,作为连通国道与村镇的道路,以及国道人满为患时可以解压分流的辅助路线。

????辅道算是月之国境内国道以外最好走的路线,也是除了国道以外这个多山的国家唯二可供牛车行走的道路。

????需要在山林间绕道也会经过不少村落的辅道节奏比国道更慢,踏实的泥地和两侧郁郁葱葱的树林给人感觉更像在郊游而非赶路。这种较慢的节奏使得人身心放松,一定程度上也算是冲淡了之前因为亨利的建议而重新制订训练计划,足轻阶级所产生的敌意。

????宛如游吟诗人一般将事情大致记述下来,并也注意到足轻们的不满的咖莱瓦这个愣头青,在私底下曾对此表示难以置信。

????如今伴随着共同旅行日夜相伴,他也开始将贤者的话语和做法奉为至高无上——就好像其他人任何人也难以避免会做的那般。

????亨利对于大部分问题都拥有相对正确的答案只是理由之一,他沉稳冷静的性格总是营造出一种氛围,令周遭的其他人免不了会开始依赖贤者来给予答案。

????我们的洛安少女亦不出此列。

????但这种做法贤者本人并不提倡,因为对于年青一代而言将他的说法与做法奉为唯一真理只会导致他们失去独立决策的能力。这也是为何随着米拉的成长他越来越少介入她的思考,只在某些较为关键的时刻才开口的原因。

????尽管稚嫩,尽管跌跌撞撞,但只要仍走在正轨上,就不必像个护雏过头的家长一样对所有事情指指点点。

????强行灌输自己的思想认为这才是唯一正确的做法,这种事往往是对自己知识过度自信的年青人才会犯的自大。

????如果两百余年的人生让他亨利梅尔学会了些什么的话,那多半就是人的意志是自由的,愈发想要方方面面都严苛控制,就愈是可能走上叛逆的道路。

????处处介入后辈人生的过度保护,与其说是因为世界过于危险,倒不如说是长辈自身缺乏自信与安全感,以及对后辈应有的信赖。

????他相信这些孩子终归会找到自己的路,哪怕与他的路不尽相同。

????他们都不完美,但他自己也不完美。

????他们都有自己的闪光点,自己所坚持的所相信的事物。这样的人所需的只是机会,只是能引起他们思考的见闻。他们能得出自己的答案,也许方向不同,但正因如此,才能为未来埋下更多的可能性。

????多年以前自里加尔西海岸亚文内拉一片不知名半坡上的邂逅所开始的旅行,这一路上所遇到过的人和事,经由这种相遇所产生的改变,如今到了新月洲也依然在持续发生着。

????世界缺了亨利梅尔依然会转动。

????只是不会和有他在的世界是同一个模样。

????——但话说回来,足轻阶级并不像是咖莱瓦这样对贤者有着高度的近乎崇拜的信任。因此当他这个外来人提出的方案导致他们需要更多进行辛苦的训练时,这些足轻所产生的第一情绪是抵触与排斥。

????从苏奥米尔愣头青的角度来看,他这辈子所认识的最专业的战士提供的军事指导显然对于足轻们而言是能受益终身的。但咖莱瓦也并不完全理解月之国的独特历史与国情,因而这种观点仍旧是有失偏颇的。

????和人的和平持续已有数千年之久。

????尽管历史上大灾害发生的时期也曾有趁火打劫组成盗匪团体的堕落贵族出现,但上一场席卷半个国家规模的大型斗争,也已经是遥远的被遗忘的历史。

????较为敏感,接触到上流社会的风言风语较多的武士阶级也许会有一定程度的危机感。最少像是青知武士这样边境出身的人而言,他们对于战场的嗅觉没有完全遗失,虽然变得迟钝走形,但所需要的只是实战来打磨罢了。

????可足轻是不同的。

????常年的和平固化了阶级,仅有小guī mó chōng tū的情况下自然也不可能有什么战功奖赏的说法。武士们认为足轻的服役是理所当然——用和人的话说叫“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既然如此自然也就没有额外奖赏的必要。

????阶级提升无望,足轻之子下一代仍是足轻。冒着风险上阵杀敌得不到任何实质性的回馈,武士们所重视的荣誉对于足轻而言没有填饱家人肚子重要。

????加之以长久的和平让他们对于战场的情况一无所知,这种未知带来的恐惧与缺乏实质性回馈一并,令他们成为了也许是这个国家最不希望战争发生的一个阶级。

????不知道怎么打赢;打赢了也得不到奖赏,但输了会死。

????日子本来就挺难过,拿着这点俸禄刚刚好够养家糊口,每天要做的事情还都有这么多。

????综合因素下来,希望现状不发生改变,能得过一天是一天,自然也就成为了这种理应是月之国基数最大的士卒阶级的普遍思想。

????所以他们排斥任何与实战相关的东西,尽管也许一部分人潜意识中知晓这种做法对他们而言是有益的。但类似的剑拔弩张的训练具有极强的侵略性,就好像在暗示他们接下来的日子充斥着危险一样,让很多人都以排斥敌意态度对待之,因为他们不希望这种日子到来。

????这种情绪实际上并非完全无法解决。

????若是换成在里加尔,贤者可以以他丰富的经验与贴地气的说法与这些人打成一片。和底层士兵还有佣兵搞好关系对他来说并不是难事,晓之以情动之以金钱诱惑,这些人的思想可以很简单地就被改变过来。

????但这是在月之国,这些人也是武士们的手下而不是自由的佣兵。先不提月之国排外的氛围这些足轻要打好关系会比佣兵更难,这种如同挖墙脚的行为必定会触怒掌握真正权力的武士们,这显然不是正确的思路。

????亨利所选择的做法目前而言足以达成所需的结果。

????在严苛的和人社会阶级体系下,足轻们即便有万般不满,武士命令他们去死也依然会冲上去送命。

????所以他们的排斥与敌意也只是对着他这个外人来的,一点点都不胆敢朝向自己的顶头上司。

????该做的训练,只要武士命令,足轻们就还是会做。

????至于训练程度和日常需要做的工作加起来是否会让足轻疲于奔命,以至不满逐渐累积导致士气低下满是怨怼,这就还需要领头的鸣海等人自行把控程度了。

????贤者终究也只是个外人,事事介入摆高姿态指点他们如何去做的话,到头来会搞得武士和足轻一起讨厌他。

????鸣海是个出色的领导者,迄今为止所遇到过的人物当中也就仅有亚文内拉的爱德华和帕德罗西的康斯坦丁等人能与之比拟。也许没有亨利他们这些被针对者这么敏锐,但他也必定会注意到队伍内的这些细微摩擦。

????而贤者所需要做的,就是等到他寻求答案的时候,以自己丰富的经验给予建议即可。

????一切都切勿操之过急,在合适的时机开口是十分重要的。

????道路在一点点向前延伸,平缓但漫长的爬坡行至顶点过后,一阵迷雾从林间和下方坡道同时蔓延上来向他们包围。

????山里的天气在夏日也仍是善变的,上午还艳阳高照,此时却随着迷雾的到来有些发凉。

????“雨要来了,我们最好现在扎营。”前方的武士领队观察了一下周遭,下达了如是的指令。8

欢迎大家访问:夏天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xtshu.com/book/3618/4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