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日后,邺县城外。

????主客倒置,麴义骑在骏马背上,吕布率众亲自为他送行。

????“西域徐荣那边,孤已经打过招呼了,他给你备了人马,你只管过去接手就是。”

????吕布招了招手,旁边的亲兵端着托盘过来,上面摆放着两杯盛有飘香美酒的酒盏。

????吕布同时拿起,将其中一杯递给麴义,然后举了举酒杯。

????麴义单手接过,眼眶竟微微的有些泛红,或许是他觉得自己此生终于得遇明主,拿起酒杯仰头,一饮而尽。

????“主公放心,末将此番前去,定不负您所托!”

????酒杯归还,麴义眼中有着前所未有的笃定。

????即使没有张合同行,即使要赴陌生之地,他也无所畏惧。

????哒哒哒!

????马蹄声起。

????曾经手握十万精锐的河北大将军,只带了数十骑,风卷以西。

????“风萧萧兮!”

????望着西去的背影渐远,吕布身旁的主簿杨修不禁叹上一声。

????吕布偏头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转身回城。

????其实杨修也明白,麴义为人狂傲,人情世故上,根本不知分寸。圈地、自重、分田,哪一条不是僭越了本分,真要留下来,早晚得死!

????可他就是替麴义感到可惜。

????这也许,是他最好的结局了吧!

????…………

????回到州牧府不久,一匹快马从北方而来。

????马背上的青年约莫二十五六,穿着军营里独有的戎服,脸庞上虽然饱餐风尘,却透着一股子与年龄格外不符的成熟与干练。

????他在州牧府前下马,将缰绳和马鞭交由卫士之后,噔噔噔几步拾级而上,朝大门口的看门卒拱手:“劳烦通禀,幽州佐军司马、参任功曹司马懿奉命前来觐见。”

????司马懿!

????听得青年自报名号,尤其是‘司马懿’这三个字响起的时候,几乎有所人的目光全都看来过来,眼神中带有惊诧之色。

????这个名字放在两年前,也许名声不显,但在如今,却是如日中天。

????更令人想不到的是,这位名声大噪的司马竟会如此年轻。

????得知司马懿前来觐见,正与郭嘉商量归程的吕布笑说起来:“这司马家的小子倒是来得挺快。”

????郭嘉笑而回道:“司马懿年纪虽然不大,做事却是格外的谨小慎微。我估摸着吧,他肯定是在知道您想见他之后,以最快的速度星夜兼程而来。”

????吕布点头,然后吩咐了下去:“唤他进来。”

????不多时,司马懿来到堂外。

????他先是尽可能的拍去身上泥尘,又将皱巴巴的衣衫整了整,然后才迈过门槛,站在大堂中央,面向吕布恭恭敬敬的躬身见礼:“下官司马懿,拜见大王!”

????“仲达,不必多礼!”

????望着堂下司马懿,吕布哈哈笑着,笑容格外灿烂:“许久不见,你是越发的精神了。”

????“一切都是托大王洪福。”司马懿应承了一句,稍稍直起了些许身子。

????“两年时间里,你奇袭破易京,吞下整个幽州,又威吓得乌桓人战战兢兢,然后率军直转南下,攻克冀州北境的河间、中山两郡,又杀死了袁家二子,你的功劳,可谓天大。”

????“说吧,想要什么赏赐,只要是孤能给的,孤通通赏给你!”

????吕布大手一挥,言语间满是豪爽。

????“为国讨贼,本就是我等应尽之责,仲达不敢请赏,区区尺寸之功,更是不值一提。”司马懿表现出的态度谦逊无比。

????司马懿不断压低自己的态度,吕布有些不乐意了,故意板着脸道:“仲达,我与你恩师乃是多年至交,即使时至今日,我亦呼他一声‘先生’,你我都是自家人,不必这么拘束,想要什么完全可以与孤直说。”

????司马懿口中连连称是,老实的站在一边,仍然没有要请赏的意思。

????司马懿不开口,吕布索性替他做了主:“赏是肯定要赏的,这样吧,就封你个镇北将军,统领幽、冀两地的兵马好了。”

????镇北将军,实打实的重权将领。

????两州之兵马,数十万之众。

????“仲达,还不快谢谢大王。”郭嘉从旁怂恿,眼中笑意更甚。

????司马懿哪里敢接,当场噗通跪在地上,呼天抢地的叫苦起来:“哎哟大王,您就饶了我吧!”

????“行军打仗,实在是太累了。您看我这手上,都起了好厚一层黄茧,其中好几次,我小命都差点折在了战场。您若实在要赏,就请您把我打发回长安,给大公子做个伴读书童或者计薄什么的闲职,千万别在让我领兵打仗了,整天担惊受怕的不说,日子可真是太苦了啊!”

????司马懿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诉说起辛酸史来,完全不顾个人形象。

????真是叫人,闻者伤心,见者落泪。

????“那镇北将军这个职位……”吕布拖长了话音,似是为此感到踌躇。

????“大王麾下猛将如云,其中黄老将军、张辽、马超等诸位将军哪个不是善战之将,他们皆可任职。其效果,必定强我百倍,请大王三思!”

????司马懿大声说着,所说之话,句句发自肺腑。

????吕布见司马懿态度诚恳,遂也不再强迫:“好吧,既然你不愿,孤也就不勉强了。你从中山郡长途跋涉而来,想来也一定累了。这样,你先去洗澡沐浴,晚上孤再亲自为你设宴接风。”

????这回司马懿没再推脱,道谢之后,老老实实的退出堂外。

????回到安排好的房间里,司马懿摸了摸后背,背衫不知何时,早已湿透。

????他的眼中不复之前大堂里的谦卑,生出几许凌厉。

????主公这是起了对付司马家的心思,还好自己反应够快。否则,司马家可能就要因此而倒大霉了!

????“奉孝,你怎么看?”

????司马懿走后,吕布就刚才之事,问向郭嘉。

????郭嘉则是笑了笑。

????这头冢虎,求生欲望很强啊!

????晚上,吕布如约的给司马懿办了接风洗尘,麾下将领也都尽皆到场。

????“黄老将军,您老可真是老当益壮,小子常常听家父提起您的英勇事迹。每每思之,小子都是佩服得紧啊!”

????“马超将军当真海量,你威震西凉,被羌人奉若神明,不愧是神威天将军!”

????“这位壮汉莫非是关西战神?当年汜水关前斩敌,当真是神勇至极!”

????司马懿情商在线,推杯换盏,游走于诸将之中。

????气氛和谐融洽,诸将对这个近两年才名声大噪的青年小子,也同样是印象大好。

????吕布也就此宣布,他已经调并州的严礼来担任新的冀州牧,负责冀州的所有大小事务。

????另外,大军将会在十日之后,启程班师。




欢迎大家访问:夏天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xtshu.com/book/2234/1090/